刀路独行 第七十一章 战封栎

株洲历史网 2020-01-20 13:01:58

刀路独行 第七十一章 战封栎

大封王朝边陲之地,宇文雷组建的六刀众,在这里初具雏形,扎下根基,并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崛起。六刀众的成员在灵石辅助下,修为或多或少都有所提升。

营地之中,大小建筑逐渐趋于完工。主殿,偏殿,贡献殿,住所,议事厅,演武场等等,一应俱全。当然规模并不大,不过,宇文雷已经相当满意了,这里本就是临时大本营,宇文雷心里的六刀众根基,要扎根于栎城!

住所区域也分成了好几块,灵元境和炼体境住在不同区域。几天前,宇文雷也搬进了他的那间院子,如今整个营地中,能配备独立院子的也就宇文雷,古罹和卓彪三人而已。

呼……

宇文雷正盘坐着,忽然吐出一口气,灵力和精神力完全收敛起来。距离他悟出五行刀阵第一层,又过去了七天时间。这几天,他继续磨练刀阵,布阵时,也不再如上次那般勉强了,虽然布阵时间并没有缩短,可明显流畅了许多。

这七天来,六刀众的崛起他看在眼里,不少成员厚积薄发,特别是低阶炼体境武者,接连有人突破,还有五六个新晋灵元境。

“差不多了,也该去找封栎了……”宇文雷喃喃道,六刀众想要长此以往的平稳发展,栎城必须拿下,不然与恶狼相伴,总会受到制约。

很快,宇文雷找到张寒,集合人手,整装出发。

“天呐,大首领竟然要杀回栎城!”

“大首领,这难道是要挑战城主……”

“想不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了……”

宇文雷控制灵阵,一行人顺着一条小路离开营地,进军栎城。少数人心里还有一丝忐忑,不过最终都选择相信宇文雷。

栎城距离六刀众的营地并不远,不多久,宇文雷率众身临栎城城门。这一幕与半月之前何其相似,只是现如今阵地转移,攻守换位……

宇文雷没有进城,所有人停在了城门之下。到了城门口,宇文雷反倒没有急着动手,凝神静气,暗暗调整状态。

灰色的袍子微微浮动着,他似是在准备什么,想给封栎来一个请君入瓮。约莫半个时辰之后,身旁的古罹忽然纵身一提,身轻如燕,脚尖轻点,身凌半空之中一刀劈下,城门之上的那块石匾应声破碎!

砰!

几块碎石落下,隐约可以看到刻着栎城二字。古罹突然出手,略带几分霸道,不过此行本就是前来邀战的,也无须客气。

“快跑!城主怎么还没来,快!再去请城主……”城门口几个守城的早就退到了城里,古罹这一刀可把他们吓得不轻,连质问一声都不敢,撒腿就跑。

“好胆!”

陡然之间,一声厉喝从城中传出,城门口数百人蜂拥而出,当先一人便是封栎。

“小子!上次放你一马,你竟敢嚣张若斯!今日,必取你小命!”

话音刚落,还不等宇文雷回应,封栎直接动手,显然被人压上了城门口,他已是怒不可遏。

封栎一掌拍出,一个实质的灵力掌印压向宇文雷,此时,背后都是六刀众兄弟,他站的位置若是躲开,免不了要有人伤亡。眼看这一掌临近,宇文雷双目一凝,极静与极动间刹那转换。

“顺劈斩!”

宇文雷提起雷鸣重刀,连斩数刀才堪堪挡住了掌印。以他如今的手段,还不适合与封栎正面相抗。

“退!”

宇文雷抬了抬手,卓彪和古罹带着众人退出了数百丈之外。封栎又贴了过来,掌印绵绵不绝,可宇文雷也不甘示弱,精神力频频捕捉到封栎的软肋处,一个个黑色灵影此起彼伏,在速度上,宇文雷还占了一丝上风!

平分秋色!两人交手过百招,仍然奈何不得对方。

“天罡掌!”

“顺劈斩!灵风斩!”

战斗的波动很大,封栎的手下都退到了城门内,他们看到外面的战况,不由吓一跳,那个青年居然和城主打的平分秋色,这是要变天了……

“可恨……既然你找死,我就成全你……”封栎忽然抽身而退,宇文雷不知所以,就在这时,封栎缓缓戴上了一双金色手套。

“嗯?终于要动真格了吗……”宇文雷喃喃道,他并没有感到意外,那金色手套应该是一纹附魔灵兵,接下来,才是真正的灵罡境级别的战斗!

“天罡掌!”

金色掌印贴着地面而来,所过之处直接翻开了一条沟痕,封栎戴上手套之后,这一掌的威力强了一倍不止。

“雷流斩!”

宇文雷早就有所准备,这一刀携着雷弧之而落。

轰!

城门口,地面上的裂纹四散而开,封栎的天罡掌威力集中,生生冲破了雷,不过余势轻易被宇文雷接下。而宇文雷的雷弧分散延伸,不依不饶的贴上封栎,那金色手套再次一左一右拍出两掌,将雷弧全部震散。

又是平分秋色!

两人各自震退了几步,暗自调整呼吸。这种层次的攻击,他们也不能频繁使用。

“小子,我承认你是个妖孽,连我也奈何不了你!不过,你同样也不可能打败我,再战下去结果也不会改变!你若愿意,可以与我共享栎城,平起平坐……”封栎忽然放低了姿态,他不想再打下去,既然杀不了宇文雷,若是得罪的太深,以宇文雷的天赋用不了多久就能超越他。

“哦?平起平坐?你的算盘打的不错!不过,只怪你当日出手偷袭我兄弟,我这人很记仇的……”宇文雷淡淡道。

“什么!你真要拼个你死我活!以你现在的实力,战上三天三夜也赢不了我!”封栎怒吼道。

“是吗……”宇文雷嘴角微微泛起一丝弧度,下一瞬间,百丈之内精神力呼啸,封栎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常,那是一股浓浓的危机感!

嗡……

城门口一个百丈大的范围,灵力波动彻底变了,两人的周身都是银白色的刀芒。早在古罹挑衅之前,宇文雷就暗中布好了上百道阵印,方圆百丈就是他选好的战场。这么做虽然有些不太光彩,不过那封栎本来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,用点非常手段也无妨……

“这……这是什么!你干了什么!”封栎终于害怕了,他身处刀阵之中,感觉时刻都有殒命之危,额头上已渗出了冷汗,他实在无法相信,自己竟被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子逼上了绝境!

“五行刀阵,启!”

宇文雷心中默念,五道银色刀芒变幻莫测,同时斩向了封栎。

“啊……天罡掌!”

轰!轰!

封栎毫无保留,体内灵罡境一阶的灵力催动到了极致,金色的掌印接连拍出,完全不顾消耗,一时间五行刀阵都被打乱了一些。然而,刀阵只是震颤了数下后,依然正常运转,刀芒的攻击也没有结束。

刀阵之中,激烈的交锋,使得一边的城墙都在震动,隐隐间,可以看到阵法内一道身影在顽强抵抗,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显得越来越狼狈。

“天啊……城主,城主这是要败了……”城门内,不知谁说了一句,一石激起千层浪,他们回过神来,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。

死!

宇文雷控制刀阵,五道刀芒再度转换,又一波强攻眼看着就要展开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杨大师,救我!”

镇江治疗牛皮癣方法
温州治疗男科费用
饮酒后可服用的他达拉非
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