较好扶天录第十七章我出来拿回我的剑

株洲历史网 2020-09-25 05:37:42

扶天录 第十七章 我出来,拿回我的剑!

苏辰来不及思考“祭品”二字,根本不明白眼前的状况,他不知对方为何要杀他,然而所有的疑问都只能强行压在心底。因为所有的心神都要用在腿上。

他才十二岁,哪怕在光幕中健壮了很多,如今依然显得单薄。无论怎么看,这样单薄的身躯,都不可能挡下席卷而来的紫芒。

苏辰手掌紧紧的握着,可惜没有了剑。

紫芒还没有落在苏辰身躯上,就已经让兽皮衣衫裂开一道道新的口子,划开了皮肉。原本以为经历了八道光幕锻造,已经有了一些自保之力。如今才知道世上竟是有这般强悍的少年,紫瞳的年龄比苏辰大不了两岁,两人的差距却是如此巨大,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。

紫瞳战枪随手挥动,苏辰便受了重创。

不知若是剑在手中,会是怎样。苏辰暗叹一声,发现就是握着伏灵剑,也不可能挡下这一枪。

不管如何都不是这一枪的对手,哪怕只是对方及其随意的一挥。

但是苏辰并没有死去。

就如同在黑暗中踏出一步,便突然出现在了这里一样。在紫瞳出手的同时,异变再次发生。更为确切的説,在苏辰从断碑前迈出那一步,异变就没有停止,跟随苏辰到了这里,到了现在。

两条白玉石道,在此处形成一个方圆九丈的路口,号称生死之交。在苏辰出现时,这九丈白玉便起了变化;在紫金枪即将刺穿苏辰身躯的瞬间,白玉光芒将三个人影完全笼罩,谁也无法再移动身躯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紫瞳怒道。他的战枪就要将苏辰炸碎,血染白玉,开启通道,前往那个最重要的地方。谁知会有此变故。

火子冷冷的注视着苏辰。想要看出一些原因。看了一看之后,将目光移向了紫瞳,忍不住嘲笑道:“你的长辈连那些东西都消耗了,将你送进来。难道没有告诉你、生死之交的隐秘吗?”

紫瞳淡淡的回道,“知晓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秘密有何值得原文链接:炫耀,还是説你引以为傲的火魂教只能给你提供这些小隐密?而我族算无遗策,最终的造化必然属于我,你拿什么跟我比!”

“小秘密?哈哈!”火子没有发怒,反而大笑起来,“生死之交必然要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开启!而现在却发生了诡变,祭品未死,白玉神道却要开启。你所谓的算无遗策,就没有发现这一diǎn已经超出了你的料算吗?”

听闻此语,紫瞳的脸色终于发生了一些变化,第一次将目光移到苏辰身上。在此前,连出枪之时紫瞳都没有正眼看过苏辰。祭品只是祭品而已,哪有多看的必要。

“真祭品?”扫了一眼,紫瞳便又移开的目光,“又如何!”

“原来你也知道一些。不过这个真祭品我早已看中,你想都别想。”火子淡淡的説道,带着一些戏谑的神情,能够领先紫瞳一步,当然足以自傲。

“那就要看本事了。”

“你刚才已经失手了,这就是你的本事,我已经看见了。”火子脸上玩味的表情更重了。

紫瞳眼中凝聚出杀机,落在火子的身上。且不论发生了什么变故,他挥枪而苏辰未死是事实,这也是他很恼怒的事。本就难以忍受,如今被火子嘲笑,更加怒了。

“你很好,这个祭品送给你。等到了造化之地,我把你当祭品就是。想必那样效果会更好一些!”

“可惜啊,你没有机会了!我在想若是自诩不败的紫瞳被我斩杀,等出了此地,外面那些家伙的脸上一定很精彩。”

火子与紫瞳争锋相对,火药味越来越重。自始至终,都没有再看苏辰一眼。

苏辰没有説话,他虽不明白两人説的什么。但“祭品”两个字,已经可以説明很多问题。没有想到被艳红生灵带临的地方,竟然是如此可怕。苏辰隐隐知道,自己陷入了一个很大的谋划中。

他不是棋子,dǐng多只算是祭品而已。连被讨论,也没有正视他一眼。

在白玉光芒的禁锢中,连移动一下都近乎不可能。

“火子大人!”

被甩在后面的铁牙两人终于追了上来。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。

火子的强大自不用説,在火夭心中简直就是膜拜的对象。可如今被光芒笼罩,一动不动。

另一位手持紫金枪的白衣人更不用説,那双紫瞳太醒目了。只是不知为何,也一动不动。

两人也震惊的一动未动,直到其目光看清了正中的那道身影,火夭终于动了,猛地扑了上来。

“苏辰,纳命来!”

铁牙也只得扑上来,在火子面前,他不敢怠慢。

碰碰!

不然装备强化

铁牙与火子与光幕来了个亲密接触,手臂震得生疼。愣了一愣,又撞了上去。

“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你了,这一次看你怎么死!”火夭愤愤的説道,看见苏辰重伤之躯竟然好了,心中大为火光。他感觉苏辰的目光好像实质性一般再次抽在他脸上,脸颊仿佛又火辣辣的疼起来。

铁牙两把刀狠狠的对着光幕砍去,带着怨怒。在他看来若不是因为那把剑,他也不会被火夭击伤。説不定早已置身事外,不会成为火子的仆从。

故此一时之间,接连响起了碰碰的声音,还夹杂着两人愤怒的话语,听起来很不悦耳。

苏辰没有去理会,默默感受着在光幕中蜕变的身躯,脑海中竟自然而然的浮现了断碑上的那几道线痕。随后发现白玉光芒的禁锢之力竟是弱了下来!

在火夭出现之前,苏辰想要离开生死之交,是在抗争,不愿也不能成为别人所説的‘祭品’。

但现在,在火夭出现之后,苏辰想要离开白玉路口,不仅是抗争,更是为了取回一件东西。

艳红生灵爆碎之时将伏灵剑震飞被火夭夺去,苏辰便是这样想,如今更是这样想。

“两个蠢货,这光幕是此地的规则,你就是撞死也破不开。”

碰碰之声闯入火子的耳中,他忍受不了了,破口大骂。

铁牙与火夭相视一眼,终于停了下来,面红耳赤,却连反驳一句都不敢,只能狠狠的盯着苏辰。

“你们进不来,那我出去好了。”

苏辰抬起手擦了擦嘴角被紫金枪震伤内府流出的血迹,语气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执拗。他説的很平静,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简直是天方夜谭。

紫瞳微微皱了皱眉,连他都只能等待,这个弱的可怜的小子,竟然敢口出狂言。难道一个区区“祭品”还能无视此地的规则不成?

火子玩味的扬起眉角,眉心的火焰印记隐隐闪烁了一下。那个表情似乎很期待苏辰能走出来一般,但又带着一些让人不解的担心。

“出来送死吗?你要是有本事走出这光幕,我跪下来叫你爷爷!”火夭嘲弄道。连火子都无法动弹,这个衣衫破烂、修为弱小的可怜之人竟然説要出来,这怎么可能。

“不知天高地厚。”铁牙对苏辰扬了扬两颗獠牙。他的牙锋利无比,都无法给白玉光幕带来一丝的痕迹,苏辰空无一物,更加不能。

可随后,四人的表情一diǎndiǎn僵硬下来。紫瞳的眉头完全皱了起来,这样的神情对他来説很不可思议。火子上扬的眉角仿佛凝固了,怔怔无言。

在几人的目光中,苏辰就那样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。

这是紫瞳第一次正视的打量苏辰,一个祭品竟然做到了连他都无法做到的事情,而且并没有耗费多大的力气!

“这个祭品很不错!”望着苏辰,紫瞳又一次赞扬道。

对于火夭的话,苏辰没有理会;对于铁牙的嘲弄,他没有理会;对于紫瞳的‘赞扬’,他也没有理会。除了微微的喘息声,其余的都消散在苏辰耳边。渐渐的,喘息声也小了下来,最终平息。

苏辰的目光,落在了伏灵剑上。伏灵剑在火夭的手上,火夭在三丈之外。

时间,仿佛回到了数日前的那一刻。

那是他的剑。

他要拿回来。

在这之前,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要説的。

苏辰迈开步子,手微微扬起,冲向了火夭。他的动作算不上快,在火夭等人看来,也算不得快。

甚至觉得很迟缓。

火夭笑了,铁牙也发笑。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笑,也正是他们想要发出的那种笑。最后连紫瞳和火子都露出了笑意,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的一幕。

他们不明白这个少年的信心从何而来,赤手空拳,弱小不济,却作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。

走出光幕,极有可能是因为他是‘真祭品’的缘故,火子对此知晓的清楚。但若要説能够从火夭手中夺回剑,还真是异想天开。火子只是担心这个真祭品死在了这里,让他损失争夺造化的先机。

伏灵剑体,如白蛇笔直的刺了出去。握着伏灵剑的手臂上,有火焰的纹路若隐若现。那只手臂很粗壮,套在手臂上的华丽衣衫也很漂亮,那是火夭的手臂。

火夭的剑不是指向苏辰的喉咙,也不是心脏,而是小腹。

他要将苏辰的肚子划开,想看一看那个时候,苏辰还能不能笔直的站立,他的眼神还能不能像现在这般淡定。他要这个不堪一击的少年臣服,让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多么无知,要他求饶!

苏辰依旧在向前迈步,他的步子很沉,也很艰难。

短短三丈距离,苏辰迈出一步,剑就到了身前。不是他快,是火夭快。

在苏辰迈步的下一瞬,火夭刺出了剑,苏辰第二只脚还来不及放下,剑已经到了腹前。

苏辰微微抬起的手,及其自然的张开,这个动作似乎已经酝酿很久,又像是随意而为。

火夭眼瞳微一缩,没曾想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人,竟然不是想以拳相对。

他手中没有一件兵器,不用拳,又该用什么。

下一刻火夭便知晓了。因为苏辰张开的手掌,正好落在伏灵剑刺出的位置,不偏不倚,不差分毫。

沾染着血迹的手,牢牢的握住了刺来的伏灵剑,伏灵锋锐,轻易地划破了苏辰的手掌,鲜血更多了。

火夭脸上的笑意更甚,其他人同样如此。火夭喜欢血的颜色,尤其是对手身上流出来的血。唯一让他难以接受的,是苏辰的脸上看不丝毫痛苦的表情,更谈不上绝望。

火夭眼中涌出厉色,粗壮的手臂上显现出线痕,一股磅礴大力传出,透过剑体,要将苏辰的手完全毁去。

然而下一瞬,他愣住了,随即是直透心底的冰凉。手中的伏灵剑亮起白茫茫的光辉,那是火夭从未见过的白色。

那颜色陌生,又可怕!

另一端,握住伏灵剑的手,不在淌血,白光瞬间蔓延,将苏辰手臂笼罩,将他的目光映衬得更将冷静。

苏辰第二只脚终于落下,握住伏灵剑的手也自然的向前。这个动作,同样像是算计了很久,可分明只是电光火石之间!

剑芒顺着苏辰手臂的方向掠出,传到火夭粗壮的手臂上。其上的火焰之形,在接触到伏灵剑芒的瞬间,尽数破碎,随即消散!

火夭只感觉自己的握剑的手,剧痛难忍,来不及细看,那剑柄带起一蓬血雾,轻巧的将他手掌刺穿,刺入他的身体。

伏灵无柄,亦无锋。

苏辰握在哪里,哪里就是柄。

剑指何处,何处就是锋!

白光消散,火夭身躯一个踉跄,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腹部,那里,正在涌血。

身前,依然是那个单薄少年。

此时,伏灵剑依旧是被握在手中,只不过那只手,已经属于苏辰——它的主人。

那是他的剑。

他拿回来了。

笑声瞬间凝固,连呼啸的风声都停了下来。

看着苏辰那双明亮的眼睛,火夭突然想起数日前,那个浑身血染的少年向自己走来的场景,以及那一句不可思议的话,“会杀谁”……

那时候火夭看都未曾多看,对于苏辰所説的话,更是没有放在心上。

可是如今,火夭好像明白了!


西安白癜风治疗中心
红斑狼疮
中卫治白癜风去哪里
友情链接